儿童健康曝光台丨家长注意了这些儿童化妆品可能会损伤神经

今年1月以来,北京、江苏、安徽、四川、山东、山西、辽宁等多地市场监管局或药监部门,纷纷宣布开展针对婴幼儿和儿童化妆品市场的专项检查行动,专项检查覆盖备案、生产、经营等环节。

“妈妈我也想化妆,化漂亮的妆,我看到你手机里面也有小孩子化妆呢……”在征得妈妈的同意后,萌萌(化名)兴奋地坐在了化妆台前。以前都是看妈妈化,自己偶尔偷偷地用一下,这下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戴好发箍、拿出化妆包中的化妆品、摆好小镜子……面对着镜头,萌萌娴熟地摆弄起来。

这是一条发布在B站平台上的视频,主人公萌萌看起来年龄尚小,却学着妈妈的样子,看起来可爱又好笑,引得一众网友前来围观。截至目前,这条视频的播放、点赞量分别达到9172次和1225次。

现下,美妆“低龄化”风潮似乎愈演愈烈,儿童化妆品市场也日益火爆。相关数据显示,儿童化妆品销售量同比增长达300%,“85后”妈妈是购买主力军。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儿童化妆品市场繁荣的背后,存在着极大的安全隐患。在电商平台上,很多所谓的“儿童化妆品”并未进行化妆品备案,检测依据实际上也仅仅为玩具标准。

美妆“低龄化”风潮愈演愈烈

“孩子3岁了,每次我化妆她都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直到有一天,趁我不在的时候,她终于对我的化妆品下手了……”一位宝妈在小红书平台上无奈地分享道。

另一位家长也表示,孩子受动画片、电视剧等影响,想要拥有一套儿童化妆品。于是,在六一儿童节这天,帮女儿完成了这个心愿,送了一套儿童彩妆套盒给她。

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社交平台上,类似的场景还有很多。很多妈妈出于孩子喜欢,亦或是为他们的安全考虑,选择给孩子买一套专属的儿童化妆品。

B站平台截图

在B站平台上,还出现了多条以“小学生教你化彩虹妆”“小学生土味化妆视频”“萌萌的小子三分钟化妆挑战”“全网最小美妆博主”等命名的化妆视频。视频中出境的,均为年龄相仿,10岁左右的未成年人。

不难看出,美妆低龄化风潮已涌向未成年人群体。

唇彩、腮红、指甲油、眼影、修容膏、粉饼、化妆刷……记者搜索后发现,电商平台上销售的儿童化妆品种类繁多,且大多以儿童彩妆套盒的形式销售化妆心理健康,价格在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

色彩绚丽的包装、华丽可爱的样式,儿童彩妆套盒在各大电商平台上的销量十分可观。以某宝平台为例,一款售价58元起的迪士尼品牌的儿童化妆品套盒,月销量高达3000+,商品页面显示热卖6万件以上。另一款售价27元起的儿童化妆品套盒,月销量也高达4000+,热卖量更是高达10万件以上。

某宝平台截图

面对这股美妆低龄化风潮,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律师咨询专家、上海律协知识产权委员会委员陈小兜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些孩子从小就接触到妈妈的化妆品,耳濡目染形成习惯;越来越早地接触到网络媒体,获取美妆讯息和个案标准,看到网络上的小演员、小模特化妆,会引发攀比学习心理。”

北京君都律师事务所生命科学与健康医疗法律部律师张文波则表示,美妆低龄化趋势源于孩子们的“颜值”焦虑以及越来越超前的自主性认识。“未成年人的价值观尚处于未成形阶段,网络上充斥的‘白幼瘦’等关于美的思想都会影响到他们,无形中助长他们追求美的行为。同时,影视动画中的长睫毛、红嘴唇以及漂亮着装的女性角色,都会成为孩子们向往、模仿的对象。”

销售火爆的儿童化妆品真的安全吗?

从市场需求及产品销量情况来看,儿童美妆的确是一门不错的生意。《2020年小红书年中美妆洞察报告》显示,2020年小红书平台18岁以下群体美妆内容消费增长158%。2020年考拉海购数据也显示,儿童化妆品的整体销售额增长超过1200%。

但随着儿童美妆经济的崛起,儿童化妆品的质量问题也频频发生。

早在2016年,国家化妆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广州)曾针对14项指标,对303批次样品的儿童化妆品安全性进行摸查,发现多个样品在重金属、菌落总数、甲醇、硼酸和硼酸盐等指标上超标。

2019年8月,国家药监局通报称两批次婴幼儿化妆品不合格,其中一款产品被检出禁用组分酮康唑。

2020年12月14日,福建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2020年儿童化妆品生产企业专项检查公告》,包括青蛙王子在内的26家儿童化妆品生产企业被点名。

频发的质量问题无疑为儿童美妆市场敲响了警钟,令网友质疑电商平台上售卖的“儿童化妆品”安全性是否有保障?

记者浏览发现,在某宝平台的商品详情页面,多款儿童彩妆套盒都标示了“健康”、“无毒”、“水溶配方”、“天然成分”、“温和不刺激”、“不含防腐剂”等字样。

然而,在商品的买家评论区,“质量差,孩子用了过敏”“口红洗不掉,和地摊上几块钱的一样”“味道太冲了,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等评价却屡屡出现。

记者随机点开一家名为“顽兔童车旗舰店”的店铺,商家在售卖的儿童彩妆套盒商品的详情页面出示了3C认证、微生物/抗菌、权威检测、国际认证等相关证明,但上述证明中的字样均看不清晰。

某宝平台截图

记者随后就上述问题联系客服,但客服仅提供了详细的3C认证信息。证书上的产品分类显示为“玩具”,产品名称为“塑胶玩具”。也就是说,该儿童彩妆套盒产品是依照塑胶玩具的标准检测的,而并非儿童化妆品。

记者对此表示质疑。但客服却表示,塑胶玩具的检测标准与儿童化妆品一样,检测结果同样能够保障孩子的安全性。

无独有偶,记者发现,多家售卖儿童彩妆套盒的店铺售卖的儿童彩妆套盒,实质上都是“儿童彩妆玩具”,而并非“儿童化妆品”。部分商家虽晒出了相关检测证书,但若仔细辨认,会发现部分商家送检的样品名称为“装扮玩具”“塑胶玩具”等,并无“化妆品”等相关字样,检测依据的标准也为国家玩具标准。

实际上,这类产品极易让家长和孩子产生误区,将“儿童彩妆玩具”当作“儿童化妆品”来使用,意识不到此类产品背后的质量安全隐患以及由此引发的危害。

浙江省临海市市场监管局的人员表示,儿童若长期接触此类化妆品,可导致中枢神经系统损伤、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消化系统、血液系统、皮肤等组织器官的损害,会严重危害身心健康。

对儿童化妆品市场的监管应“严防死守”

儿童美妆类产品依照玩具标准来检测会出现哪些问题?

“儿童彩妆类产品依照玩具标准来检测无法保证产品的安全性,甚至不满足卫生标准,这就会出现安全隐患,毕竟儿童的皮肤比较娇弱,容易感染,本身免疫力比较低,而化妆品必然会触碰到面部肌肤或者口唇这些部位的。”陈小兜表示,商家此举是违法的,通俗理解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涉及虚假宣传,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甚至商家销售的产品可能为假冒伪劣产品。

张文波告诉记者,将儿童彩妆类产品依照玩具标准来检测会导致儿童化妆品市场混乱,部分商家“滥竽充数”,欺骗消费者,存在危害儿童身体健康的隐患。“相比于普通化妆品和特殊化妆品,儿童化妆品应受到更严格的法律监管。商家此举属于逃避监管的行为。”

事实上,儿童美妆类产品依据玩具的标准来检测,消费者在使用后引起的过敏等相关投诉举报,则很难对厂家的行为进行定性,执法人员只能对儿童彩妆玩具存在的违法广告、虚假宣传、玩具产品质量合格证缺失等违法行为依法进行查处,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对于儿童化妆品行业存在的问题,国家也屡屡出手整治。

今年1月以来,北京、江苏、安徽、四川、山东、山西、辽宁等多地市场监管局或药监部门,纷纷宣布开展针对婴幼儿和儿童化妆品市场的专项检查行动,专项检查覆盖备案、生产、经营等环节。一方面将从生产环节对注册备案的产品和企业进行原料来源、产品标签等方面的全方位检查;另一方面,将从经营环节对商超、母婴用品专卖店、婴幼儿中心、化妆品集中交易市场等经营单位进行监督检查。

今年6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公开征求意见,具体内容包括规定了不允许使用的原料分类、要求必须通过安全评估和毒理学试验、明确了需对产品质量安全和功效宣称负责的责任主体、引入儿童化妆品专属标志等。

对此,暨南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刘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儿童化妆品专项监管法规的出台将对违规添加、夸大或虚假宣传、变换产品形态和形式销售等行为形成有效震慑,对规范儿童化妆品市场具有重要的引导作用。建议制定更精细的标准,比如包含安全用量范围的儿童化妆品原料目录以及禁限用物质目录等。”

张文波对上述观点表示赞同。他进一步指出,2013年,我国适用于儿童化妆品管理的法规《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开始实施。但是,并没有专门针对儿童化妆品成分的强制性标准,只有相关卫生标准。“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的发布,是规范儿童化妆品市场的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能够弥补此前监管上的漏洞,儿童化妆品市场的监管将会走上正轨。对儿童化妆品市场的监管,要的就是‘严防死守’。”

他认为,儿童化妆品抽查检验制度需要更加完善、更加严格。“与普通化妆品相比化妆心理健康,儿童化妆品的安全系数要求更高,禁用限用的成分更多,加大市场儿童产品的抽查检验是很有必要的,可明确抽查检验的方式、频率等。”

“应该引导家长正确认识儿童化妆品以及正确选购、使用儿童化妆品。”刘忠建议,家长不要在线上玩具店等非正规渠道购买儿童化妆品,应严格选用“妆”字号产品,并在国家药监局官网查询产品的备案信息。对于部分过敏体质的孩童,家长应更为谨慎地选用儿童化妆品,用前先在手臂等部位做皮试,避免过敏引发的健康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