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经济狂奔全国美谷骈兴错出为哪般

文未来迹FutureBeauty 向婷婷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在“颜值经济”蓬勃发展下的背景下,人们对化妆品的需求不断增加。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除了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中国的化妆品行业一直处于稳步递进的状态。2021年化妆品市场规模已经达到4553亿,并预计在2023年会突破5000亿大关。

2020年,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化妆品消费国。预计到2025年,我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化妆品消费市场,达万亿规模。

与化妆品消费规模快速增长相得益彰的是,中国化妆品产业在供给端也开始迈入产业集群化时代。

沿海地区领衔,“美谷”四面开花

据《未来迹Future Beauty》粗略统计,全国目前已经有十余个“美谷”建成或正在建设中,从沿海到内地,从东北到西南,四面开花。

但整体上来说,上海东方美谷、浙江湖州美妆小镇、广州白云美湾是全国三大化妆品集聚中心大品牌化妆品,也是美谷中的“领头谷”。

在时尚之城上海,东方美谷首先吹起了从“中国化妆品之都”向“世界化妆品之都”冲锋的号角。

早在2017年,经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筛选,东方美谷获得“中国化妆品产业之都”认定。《2021东方美谷蓝皮书(化妆品行业)》中指出,历经6年发展,奉贤区内目前共有“东方美谷”相关企业2800余家,已吸引700多家实体性企业、3000多个美丽健康品牌扎根,云集欧莱雅、资生堂、韩束、百雀羚、完美日记、玛丽黛佳等国内外一流美妆品牌。

如果说东方美谷是“中国化妆品之都”,那美妆小镇则被誉为东方的“格拉斯”(世界香水之都)。

2015年,浙江省人民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明确表示要大力支持各类型特色小镇的建设,并扶持其快速发展。在“政府引导、企业引领、行业联动”的模式下,美妆小镇诞生。公开报道显示,截至2021年6月,美妆小镇已入驻172个项目,其中包括国内化妆品龙头企业珀莱雅、韩国知名化妆品企业韩佛、亚洲最大包材企业衍宇、全球排名前十的法国香精企业乐尔福等众多知名企业。

“中国美妆看广州,广州美妆看白云。”《2021全国化妆品产业区域研究报告》显示,全国化妆品企业多集中在南方地区,广东省以21995家领跑全国,占比达到25.5%,显示出较高的产业集聚度。

相比上海美妆品牌国际化的趋向,广州美妆品牌更偏本土化,产业链更为齐全。依托本地企业资源优势,广州市已经建设了“白云美湾”、“中国美都”、“南方美谷”等多个化妆品产业聚集地。

目前,白云美湾已有1300余家持证化妆品工业企业、4000余家化妆品商业企业、6000余家化妆品批发零售档口,韩后、丹姿水密码、阿道夫、卡姿兰、温碧泉、优理氏等本土化妆品品牌在此处集聚。

而广州市去年开始着力打造的“南方美谷”,则聚集了宝洁、安利、逸仙电商、蓝月亮、丸美等一批国内外美妆龙头企业,总占地面积约47.3万㎡、总建筑面积超过200万㎡,拥有美妆产业高端智造生产和高端研发、商务办公两大产业集群,其中一期项目正在建设中,预计2023年投入使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广州、浙江、上海之外,山东正在以意想不到的趋势崛起成为中国美妆产业集群发展的第四极。据山东化妆品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到2021年12月,山东省共有获得化妆品生产许可的企业199家,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单位4500余个,注册、备案产品6万余个。

除了拥有福瑞达、华熙生物、半亩花田、自然旋律、凌博士等一批知名企业,据山东省工信厅和山东省药监局联合发布的《山东省促进化妆品产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意见》显示:济南的透明质酸产量占全世界的43%,全国的70%;平阴玫瑰种植总面积已达6万亩,年产鲜花2万余吨,全产业链综合产值目前约50亿元,品牌价值达27.92亿元。并且海藻酸盐、聚谷氨酸、牡丹、金银花、灵芝、银杏等,这些化妆品中的常见成分,山东都有特色产品和资源。

北方美谷也已经呼之欲出。

全国各地为何如此热衷建“美谷”?

根据国家药监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6月底,我国共有化妆品生产企业5657家,其中,广东省化妆品生产企业数量最多,达3093家,占比约55%;其后依次为浙江省574家,江苏省327家,上海市234家,福建省111家和山东省107家。

不难看出,我国化妆品的产能主要集中在广东、上海、浙江等沿海城市,最近几年全国各地区,尤其是内地城市也热衷建“美谷”,一个现实的原因是:随着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经济转型,美妆企业生产成本水涨船高,沿海地区企业逐渐把目光瞄准内地。

多位业内人士向《未来迹Future Beauty》表示,化妆品产业由沿海地区向内地转移一部分产能已经是一个趋势。尤其是受新冠疫情的持续影响,分散产能,多点布局也正在成为沿海企业的一种现实需求。

率先行动起来的是“山城”重庆。

2020年11月29日,广铜“一带一路”高新技术产业合作区“西部美谷”集中签约活动在重庆铜梁区举行,西部美谷规划用地8000亩,紧扣高端美容化妆品体系,涵盖研发、生产、包装、销售及品牌策划、检验检测、展示体验、新品推广、网络传播等产业链环节,目标是建设高端美容化妆品产业集聚地。

2020年底,湖北省提出要打造“华中美谷”,经过近两年的发展,赤壁“美丽健康产业园”、应城“母婴”产业园、大冶“楚天香妆”等新兴县域化妆品制造基地初具规模。

2021年3月,湖南长沙“美妆谷”开工;

2021年5月底,北京市昌平区政府宣布,将在护肤、医美、彩妆、检验等多个领域布局“美丽经济”,大力发展以化妆品为主导的美丽健康产业,打造千亿级美妆产业高地——北京“未来美城”;

2021年7月,成都市唯一一个以“美丽经济”为发展方向的产业功能区——“她妆美谷”成立。

除了有市场需求,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之中的各地“美谷”,背后都是政府主导,和全国上下一盘棋的政策引导密不可分。

《未来迹Future Beauty》注意到从中央层面,“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都明确指出,要开展中国品牌创建行动大品牌化妆品,保护发展中华老字号,提升自主品牌影响力和竞争力,率先在化妆品等消费品领域培育一批高端品牌。

具体到各地方政府,化妆品企业比较集中的广东、浙江、上海、山东均出台了《化妆品产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意见》,对当地化妆品产业的整体发展做了详细规划,并接连出台了各类指导意见。以化妆品企业最多的广州而言,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市开发区已经将美妆大健康产业纳入该区“四个万亿”计划,形成全域布局、全链条发展的良好态势。

今年3月,黄埔区还专门发布了“美谷10条”实施细则,形成“扶持美妆产业全链条对接”、“推动企业投身新原料新功效科技攻关”、“培育和壮大国际知名本土自主品牌”三大创新亮点,对美妆企业的扶持力度前所未有。

“美谷”对产业转型升级有意义,当下是关键期

对于化妆品企业集聚和产业集群带的形成,有业内人士介绍,总的来说这种扎堆会带来三大效果:一是集群效应,二是资源互补,三是虹吸效应。

从原料端到销售端,化妆品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能够集合在产业园,使产业园成为一个“生产+研发+检测+商贸”的大基地。同时,产业园集合科研与企业,不仅解决了企业自主研发成本高的问题,高校也有了实践培训基地,促进科研成果转化,产学研结合会更加紧密。

另外,全国不同地区打造“美谷”产业聚集区,形成一定竞争优势后能够将周边城市、中小城市优秀企业吸引过来,持续做大做强。

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理事长陈少军就对此表示“这是有利于促进行业发展的正向促进力。”

“只有行业更懂行业。”广州李记包装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道扬也向《未来迹Future Beauty》表示,产业集聚之后,在信息交流、开发节奏、人才集中以及效率提升方面都有一定的作用。

李记包装在上海东方美谷和广州白云美湾都设有厂房,他表示,此前企业的厂房没有自己的自有产权,需要租赁之后再投入设备、投入更新,长期租赁对企业很不利,“产业园会为企业提供有固定产权的工业厂房,这对企业的长远发展,也有一定的帮助”。

不过,对于全国各地美妆产业园的火热建设局面,在一片叫好之中,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企业家表示,很多地区的美谷建设、产业园打造,更多是一种招商的手段。目前对整个化妆品行业起到的作用和效果有限。另外就内地美谷而言,虽然有场地租金等方面的优势,但产业链并不完善,“生产环节也许会向内地转移,但销售、电商、研发仍然集中于上海、广州以及浙江地区。”

“一朵鲜花打扮不出美丽的春天”,在中国美妆产业整体从简单粗放到科技领先、规模化发展的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美谷”建设集结了政府资源、科研力量和企业活力,全国多个美妆产业集群的形成,也顺应了时代发展和产业发展的趋势。对于品牌和企业而言,如何抓住发展契机及时入局,打造自身的“专精特新”,现在是一个关键时期。